中华古典家具的瑰宝 明清家具的用材通常选用哪些优质木材

2022年8月25日
admin
没有评论

古典家具在主要用材上通常选用优质木材,明清家具也不例外。明清时期很多珍贵木材还未稀缺,如紫檀木、红木等,往往被用作家具材料。这些贵重木材质地致密坚实,色泽沉静素雅,花纹生动自然,往往被充分用于家具的表面;而里面或背面一般则用一些质地松软的白木来辅助。除此之外,明清家具还有大量的附属材料,如纹理奇特的石材、五彩缤纷的螺钿和形式各异的金属饰件等。主材和附属材料的完美结合,不仅体现了当时工匠们高超的技艺,也反映了深厚的文化内涵。

明清时期家具用材的突出特点是采用较为贵重的优质木材。明式家具大多利用木质本身的自然色彩,很少雕刻花纹。家具的边角处多刻出线条,既增加美观效果,又不破坏木质纹理的自然特色。即使偶有雕刻花纹,也不过是局部点缀,且都刻得浮浅、简单,尤其在花梨、紫檀、铁梨和鸡翅木等硬质材料家具上,更是如此。清式家具虽多雕刻,追求繁缛,但对木材本身纹理的利用也颇讲究。

明清家具所采用的材料还有一个共同特点,即材质坚硬,木必稳定。用这样的材料可以制作出复杂的榫卯,并能刻出各式各样的装饰线条与花纹。

明清家具所用木材大致有如下几种:紫檀木、花梨木、鸡翅木、铁梨木、红木、楠木、影木、乌木、黄杨木和榉木等。

紫檀是世界上最名贵的木材之一, 有“木中黄金”之称。紫檀木主要产于南洋群岛的热带地区,其次是交趾,我国广东、广西也产紫檀木,但数量不多。紫檀是常绿亚乔木,高五六丈,复叶,花蝶形,果实有翼,木质甚坚,色赤,入水即沉。紫檀木分新、老两种,老者色紫,新者色红,均有不规则的蟹爪纹,其特征主要表现为颜色呈犀牛角色,久暴露在空气中则变成紫黑色。它以绞丝状的年轮为多,虽然也有真丝的地方,但细看总有绞丝纹。紫檀木鬃眼细密,木质坚重。

鉴别新老紫檀的方法:新紫檀用水浸泡后掉色,老紫檀浸水不掉色;在新紫檀上打颜色擦不掉,老紫檀打上颜色一擦就掉。据《中国树木分类学》介绍:“紫檀属豆科中一种。约有15种,多产于热带。其中有两种亦产于我国,一为紫檀,一为蔷薇木。”从目前国内现存的紫檀器物看,至少有一部分是蔷薇木,其他紫檀料是否属同一树种,还有待于植物学家做进一步的鉴定。

紫檀木树种虽多,但它们有许多共同特点,尤其是色彩都呈紫黑色。制作紫檀家具多利用其自然特点,采用光素手法。因其木质坚硬,纹理纤细浮动,尤其是它的色调深沉,显得稳重大方而美观,如果雕花过多,反而会掩盖木质本身的纹理与色彩,那就画蛇添足了。

在明代,紫檀被皇家所重视,随着海上交通的发展及郑和的7次下西洋,加强了与南洋各国的贸易和文化交流,在各国与中国定期和不定期的贸易交往中,也时常有一定数量的名贵木材的进口,其中就包括紫檀木。但这些远远满足不了中国庞大的上层集团的需求,于是明朝政府又派官员赴南洋采办。随后,私商贩运也应运而生。至明朝末年,南洋各地的优质木材基本被采伐殆尽,尤其是紫檀木,几乎全被捆载而去。截止到明末清初,当时世界所产的紫檀木绝大多数汇集于中国。清代所用紫檀木多为明代所采,有史料记载,清代时朝廷也曾派人到南洋采过紫檀木,但大多粗不盈握,曲节不直,根本无法使用。这是因为紫檀木生长缓慢,非数百年不能成材,明代采伐殆尽,清时尚未复生,来源枯竭,这也是紫檀木为世人所珍视的一个重要原因。

清代中期,由于紫檀木的紧缺,皇家还不时从私商手中高价收购木材。清宫造办处活计档中差不多每年都有收购紫檀木的记载。这一时期逐渐形成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即不论哪一级官吏,只要见到紫檀木,绝不能放过,要悉数买下,上交皇家或各地织造机构。清中期以后,各地私商囤积的木料也全部被皇室收买,这些木料为装饰圆明园和宫内太上皇宫殿用去了一大批,同治、光绪大婚和慈禧60大寿过后已所剩无几,至袁世凯时,已将仅存的紫檀木全数用光。

属于紫檀属的木材种类繁多,但在植物学界中公认的紫檀却只有一种,即“檀香紫檀”,俗称“小叶檀”,其真正的产地为印度南部,主要在迈索尔邦。其余各类檀木则被归纳在草花梨木类中。

近年来,随着家具收藏队伍的扩大,有些商贩以次紫檀作旧出卖,谋取不义之财。收藏者在购买紫檀家具时,要提高警惕,凡表面上漆上色、使木质纹理混浊不清的,应首先考虑是否是新制仿旧,仔细观察,做出正确的判断,以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对照紫檀木的纹理特征,仔细察言观色。最好准备不同纹理的两三块正宗紫檀样板,比较着看,看多了就能找到识别紫檀纹理的感觉了。

掂一掂紫檀物件,一方面通过掂,看其是否达到紫檀木的重量(该体积应该达到);另一方面在掂的过程中注意手感。一般来说,掂紫檀物件的数量超过八百件,就有手感了。

用小刀刮一下木茬,闻一下木屑的气味。“檀香紫檀” 有淡淡的微香,香昧过浓者和无香气者都可能不是真品。

用水或白酒泡紫檀的木屑或锯末。紫檀木屑泡过水的浸出液为紫红色,上面有荧光:紫檀木屑用酒精泡过之后可以染布,永不掉色。

用正宗的紫檀木块,最好是“ 紫檀镇尺”,轻轻敲击紫檀物件,听其声音,紫檀木的敲击声清脆悦耳,没有杂音。

花梨木色彩鲜艳,纹理清晰美观,我国广东、广西有此树种,但为数不多,大批用料需靠进口。据《博物要览》载:“花梨产交 (即交趾)广(即广东、广西)溪润,一名花榈树,叶如梨而无实,木色红紫而肌理细腻,可做器具、桌、椅、文房诸器。”《广州志》云:“花榈, 色紫红、微香、其纹有若鬼面,亦类狸斑,又名‘花狸’,老者纹拳曲,嫩者纹直,其节花圆晕如钱,大小相错者佳。”

我国自唐代便有用花梨木制作的器物。唐代《陈藏器本草拾遗》有“榈木出安南及南海,用作床几,似紫檀而色赤,性坚好”的记载。明《格古要论》提到:“ 花梨木出南番、广东,紫红色,与降真香相似,亦有香。其花有鬼面者可爱,花粗面色淡者低。广人多以做茶酒盏。”侯宽昭等人编的《中国种子植物科属词典〉介绍了一种在海南被称为花梨木的檀木一“海南檀”,海南檀为海南岛特有,是森林植物,喜生于山谷阴湿之地。海南檀木材颇佳,边材色淡,质略疏松,芯材为红褐色,坚硬,纹理精致美丽,适于雕刻和做家具用。

通过以上记载可知,花梨木的品种应该为两种以上,而黄花梨即明代黄省曾在《西洋朝贡典录》中所介绍的“海南檀”。还有一种与花梨木相似的木种,名“麝香木”。据《诸番志〉载:“麝香木出占城、真腊,树老仆湮没于土而腐。以熟脱者为上。其气依稀似麝,故谓之麝香。若伐生木取之,则气劲而恶,是为下品。泉人以为器用,如花梨木之类。”

花梨木也有新、老之分。老花梨木即通常所说的黄花梨,颜色由浅黄到紫赤,色彩鲜美,纹理清晰而有香味。明代比较考究的家具大多由老花梨木制成。新花梨木色赤黄,纹理色彩较老花梨稍差。花梨木的这些特点,在制作器物时多被匠师们充分利用与发挥,一般采用通体光素、不加雕饰的手法,从而突出木质本身纹理的自然美,给人以文静、柔和的感觉。

目前市场上流通的老拉花梨和越南花梨,色彩、纹理与古家具中的花型接近,只是丝纹较相,木质也不硬,色彩亦不如海南黄花梨鲜艳。凡此类木材制品,多为新仿。

鸡翅木又作“杞梓木” ,北方人称之为“老榆”。分布于亚热带地区,多出产于我国广东、广西、云南、海南岛及东南亚、南亚及非洲等地,因其木质纹理酷似鸡的翅膀,故得名。

屈大均的《广东新语》把鸡翅木称为“海南文木”,其中讲到有的白质黑章,有的色分黄紫,斜据木纹呈细花云。籽为红豆,可做首饰,因之兼有“相思木”之名,还有以其“实呼为“红豆木”者,唐诗“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句即指此。据《格古要论)介绍:“ 鸡翅木出西番,其木一半紫褐色,内有蟹爪纹,一半纯黑色, 如乌木。有距者价高,西番做骆驼鼻中绞子,不染肥腻。常见有做刀把儿,不见其大者。”但从传世实物看,并非如此,北京故宫博物院就藏有清一色的鸡翅木条案和成堂的扶手椅。因此如果说鸡翅木较紫檀、黄花梨更为奇缺,倒是事实,若说鸡翅木无大料,显然不妥。

鸡翅木也有新老之分,据家具界老师傅们的经验,新者木质粗糙,紫黑相间,纹理混浊不清,木丝容易翘裂起茬;老者肌理细腻,有紫褐色深浅相间的蟹爪形花纹,细看很像鸡翅,尤其是其纵切面,木纹纤细浮动,变化无穷,自然形成各种山水、风景图案。实际情况是新、老鸡翅木属红豆属植物的不同品种,因此据陈嵘《中国树木分类学》介绍,鸡翅木属红豆属,计约40种,侯宽昭《中国种子植物科属词典》则称共有60种以上。我国产26种,有的色深,有的色淡,有的纹美,只是品种不同而已,新、老鸡翅木的说法显然不科学。

由于鸡翅木比花梨、紫檀等木质纹理更具特色,因此匠师们在制作家具时需反复衡量每一块木料, 尽可能把纹理整洁和色彩优美的部分用在表面。优美的造型加上色彩艳丽的木纹,使鸡翅木家具增添了浓厚的艺术韵味。明清两代的鸡翅木家具数量不多,所以更受收藏者的青睐。目前市场上能见到的鸡翅木家具大多为仿品。

(2)质地坚硬,纹理清晰美观,视感极好,有麦穗纹、蟹爪纹,纹理或隐或现,生动多变。

(3)有鬼脸。鬼脸是由生长过程中的结疤所致,它跟普通树的结疤不同,并没有什么规则,所以人们叫它“鬼脸”,但不能说是黄花梨木都有鬼脸。

(4)荧光。家具老艺人有一个多年的经验:黄花梨有萤火虫般的磷光,木屑经浸泡后水是绿的。

铁梨木别称“铁力木”“铁木”, 木质较坚硬,是我国云南和广西特有的珍贵阔叶树种。木材珍贵优良,有光泽,结构均勾,纹理交错密致,强度大、耐磨损、抗腐、抗虫蛀、耐久性强。铁梨木为常绿大乔木,树干通直,气势雄伟,是珍贵的热带用材树种,无特殊气味。

《南越笔记〉中有记载:“ 铁力木理甚坚致,质初黄,用之则黑。梨山中人以为薪,至吴楚间则重价购之。”因为铁梨木是最高大的一种硬木树种,所以常被用来制成大件家具。铁梨木材质坚重,色泽纹理与鸡翅木相差无几,只靠肉眼看很难分辨。有些破损的铁梨木家具构件常用鸡翅木混充。凡用铁梨木制作的家具都极其经久耐用。

酸枝木为豆科植物中蝶形花亚科黄檀属植物,主要分布于热带、亚热带地区。在黄檀属植物中,除海南岛降香黄檀被称为“香枝”( 俗称黄花梨)外,其余尽属酸枝类。因其在加工时会发出食用酸的味道,故名酸枝。酸枝木大体分为3种,即黑酸枝、红酸枝和白酸枝。

在3种酸枝木中,黑酸枝木是最好的,其颜色由紫红至紫褐或紫黑,木质坚硬,抛光效果好。有的黑酸枝与紫檀木极为接近,常被人们误认为是紫檀。但有很多黑酸枝纹理较粗,不难辨认。红酸枝的纹理较黑酸枝更为明显,其纹理顺直,颜色大多为枣红色。白酸枝颜色比红酸枝要浅很多,色彩更接近草花梨,有时很容易与草花梨相混淆。目前市场上的新仿家具中有大量黑酸枝制品被当成紫檀木制品出售。甚至有经验的专家很多时候亦难分清,广大收藏爱好者则更难分辨了。

所谓“红木”,最开始并不是指某一特定的树种,而是自明清以来对稀有优质硬木的统称。目前红木的国家标准已明确界定了其范围。所以我们对红木名称的认识可以从广义与狭义两方面来理解。

狭义的红木:实际上就是指酸枝木,主要是东南亚、南亚传统的红木来源地所产的豆科黄檀属的黑酸枝、红酸枝,也是指历史上被大量使用的酸枝木,不包括目前从非洲或南美进口的酸枝木。北方与江浙地区俗称其为“老红木”广东地区则称之为“酸枝木”,其木纹在深红色中常带有深褐色或黑色条纹,是它区别于其他红木的最明显之处。因其古色古香之感,自乾隆以后,备受上流社会推崇。

楠木为常绿乔木,高十余丈,叶为长椭圆形,多产自我国四川、云南、广西、湖北、湖南等地。 《博物要览》记载: “楠木有三种,一曰香楠,又名紫檀;二曰金丝楠;三曰水楠。南方者多香楠,木微而清香,纹美。金丝者出川涧中,木纹有金丝。楠木之至美者,向阳处或结成人物山水之纹。水河山色清而木质甚松,如水杨之类,唯可做桌凳之类。”《格物总论》还有“石楠一名:“石楠叶如枇杷, 有小刺,凌冬不凋,春生白花,秋结细红实。“

《群芳谱》中记载:“楠生南方, 故又作‘南’,黔蜀诸山尤多。其树童童若幢盖,枝叶森秀不相碍,若相避。然叶似豫樟,大如牛耳,一头尖, 经岁不凋,新陈相换。花赤黄色,实似丁香,色青,不可食。干甚端伟,高十余丈,粗者数十围。气甚芬芳,纹理细致,性坚,耐居水中。籽赤者材坚,籽白者材脆。年深向阳者结成旋纹为‘骰柏楠’。”

晚明谢在杭在《五杂俎》中曾提到:“楠木生 楚蜀者,深山穷谷不知年岁,百丈之干, 半埋沙土,故截以为棺,谓之沙板。佳板解之中有纹理,坚如铁石。试之者,以署月做盒,盛生肉经数宿启之,色不变也。”传说这种木材水不能浸,蚊不能穴。南方人用作棺木或牌區。至于传世的楠木家具,则如《博物要览》中所说,多用水楠制成。

因楠木材大质坚且不易糟朽,所以明代宫殿及重要建筑的栋梁都采用楠木。清代康熙初年,朝廷也曾派官员往浙江、福建、广东、广西、湖北、湖南、四川等地采办过楠木,但因耗资过多,康熙帝认为此举太过奢侈,劳民伤财,无裨于国事,遂改用满洲黄松。所以如今北京的古建筑中,楠木与黄松大体参半。世俗有因楠木美观而在杂木之外另包一层楠木的做法,至于日用家具,楠木占最少数,原因是其外观终究不如其他硬木华丽。

榉木也可写作“椐木”或“椇木,明代方以智在《通雅》中又称其为“灵寿木”。榉木属榆科,落叶乔木,高数丈,树皮坚硬,灰褐色,有粗皱纹和小凸起;叶互生,呈广披针形或长卵形,有锯齿,叶质比较薄。春日开淡黄色小花,单性,雌雄同株,花后结小果实,稍呈三角形。木材纹理直,材质坚致耐久,花纹美丽而有光泽。我国江苏、浙江产此木,北方无此木种,因而称其为“南榆”。从分类学来讲,榉木还包括英国、丹麦、法国的山毛榉(以产地命名)。树高一般可达30米,偶尔可达50米,直径可达1.3米。在密林中枝下高可达18米以上,产于欧洲大陆和英国等地。

榉木虽算不上硬木类,但在明清两代传统家具中使用极广,至今仍有大量实物传世。这类榉木家具多为明式风格,其造型及制作手法与黄花梨等硬木基本相同,具有一定的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

乌木又称“巫木”,是常绿亚乔木,属柿科植物,产于海南、云南等地。叶长椭圆形而平滑,花单性,淡黄,雌雄同株;其木坚实如铁,老者纯黑色,光亮如漆,可为器用。晋崔豹所著的《古今注》中载:“ 乌木出交州,色黑有纹,亦谓之‘乌文木’。”明代黄省曾在《西洋朝贡典录》中又称之为“乌梨木”,人多誉为珍木。

乌木并非单指一种,《南越笔记》载:“乌木,琼州诸岛所产,土人折为箸,使用甚广。志称出海南,一名‘角乌’。色纯黑,甚脆。有日茶乌者,自卫番泊来,质甚坚,置水则沉。其他类乌木者甚多,皆可做几杖。置水不沉则非也。”明末方以智《通雅》称乌木为“焦木”。“焦木,今乌木也。”注曰:“ 木生水中黑而光。其坚若铁。”可见乌木可分数种,木质也不一样,还有沉水与不沉水之别。

影木又称“瘿木”,不是特指某一个树种,而是泛指树木的根部和树干所生的瘿瘤或泛指这类木材的纹理特征。瘿木分为南瘿和北瘿,南方以枫树瘿较多,北方则多榆树瘿。南瘿多盘曲奇特,北瘿则大而多。《格古要论.异木论》载:“瘿木出辽东、 山西,树之瘿有桦树瘿,花细可爱,少有大者:柏树瘿,花大而粗,盖树之生瘤者也。国北有癭子木,多是杨柳木,有纹而坚硬,好做马鞍鞒子。”据老一辈匠师们讲, 影木有很多种,如楠木影、桦木影、花梨木影和榆木影等。

《博物要览》卷十载:“影木产西川溪涧, 树身及枝叶如楠,年历久远者,可合抱。木理多节,缩蹙成山水人物鸟兽之纹。”《博物要览》的作者谷应泰还曾在重庆余子安家中见一瘿木桌面,长一丈一尺,阔二尺七寸,厚二寸许。满面胡花,花中结小细葡萄纹及茎叶之状,名“满架葡萄。《格古要论》 中有“骰柏楠”一条:“ 骰柏楠木出西蜀马湖府,纹理纵横不直,中有山水人物等花者价高。四川亦难得,又谓骰子柏楠,今俗云‘斗柏楠’ 。”

《古玩指南》中提到: “桦木出辽东,木质不贵,其皮可用包弓。唯桦木多生瘿结,俗谓之桦木包。取之锯为横断面,花纹奇丽。多用之制为桌面、柜面等,是为桦木影。”《博物要览》介绍花梨木出产品第时说:“亦有花纹成山水人物鸟兽者,名花梨影木焉。”

大块影木通常取自根部,很少能取自树干部位。《格古要论》 “ 满面葡萄条云:“近岁户部员外叙州府何史训送桌面是满面葡萄尤妙。其纹脉无间处是老树千年根也。”树木的瘤原本就是由生病所致,所以数量稀少,大材更是难得。所以影木大都被用作面料,四周用其他木料包边,世人所见的影木家具,大致如此。

黄杨木是常绿灌木,枝叶攒簇向上,叶初生如槐牙丰厚,四时不凋,生长很缓慢。旧时传说黄杨很难长,每年只长一寸,遇闰年不长反缩一寸。《博物要览》中曾提及有人做过试验,闰年并非缩减,只是不长。《花镜》卷三中介绍黄杨木说:“黄杨木树小而肌极坚细,枝丛而叶繁,四季常青,每年只长一寸,不溢分毫,至闰年反缩一寸。”苏轼曾在《监洞霄宫俞康直郎中所居四咏》中云:“园中草木春无数,唯有黄杨厄闰年。”

采伐黄杨木的要求极其严格,《酉致用杂组》云:“世重黄杨木以其无火也,用水试之,沉则无火。凡取此木,必以阴晦夜无一星,伐之则不裂。”

黄杨木木质坚硬,因过于难长而没有大料,通常用来制作木梳及刻印等,而在家具方面则多用作镶嵌或雕刻等装饰材料,并不曾见有整件黄杨木家具。黄杨木色彩艳丽,上品者色如蛋黄,镶嵌于紫檀等深色木器上,形成强烈的色彩对比,互相映衬,异常美观。

樟木为常绿乔木,树皮为黄褐色,略暗灰,芯材红褐色,边材灰褐色,有不规则的纵裂纹,主要产于长江以南及西南各地。木高丈余,小叶似楠而尖,背有黄毛或赤毛;四时不凋,夏季开花结籽;肌理细而错综有纹,切面光滑并有光泽,上漆后色泽非常美丽,干燥后不易变形;胶接后性能良好,且具有极强的耐久性:可以进行染色处理,宜于雕刻。因其木气比较芬烈,可起到驱避蚊虫的作用,故多用于制作家具表面的装饰材料和箱、匣、柜子等存贮用具。

榆木,榆属,落叶乔木,树高大,主要产于温带,在我国北方各地,尤其黄河流域随处可见。树高者达十丈,皮色深褐有扁平之裂目,常为鳞状而剥脱:叶呈椭圆形,缘有锐锯齿,厚而硬,较为粗糙。三四月间开细花,多数攒簇,色淡而带紫;果实扁圆,有膜质之翅,谓之榆荚,亦云榆钱,可食。其木纹理直,结构粗,材质略坚重,适宜制作各式家具。凡榆木家具均在北方制作和流行。

柏木属柏科,所属种类有20多种,其中有干香柏、巨柏等树种。柏木为常绿大乔木,高可达30米,直径可达2米,树冠为圆锥形;树皮幼时为红褐色,老年时呈褐灰色,纵裂成窄长条片。

我国民间习惯将柏树以秦岭淮河为界分为南柏和北柏两类,南柏的质地通常要优于北柏,因此在家具的使用中更加广泛。南柏为橙黄色,肌理细密匀称,近似黄杨,俗称黄柏。此外柏木还带有芳香,木性不翘不裂,耐腐朽,适用于做雕刻板材,属于软性木材中较名贵的材种。

杉木属常绿乔木,又名“刺杉木”“沙木”在我国分布的范围较广,品种也较多,北起秦岭南坡,南至两广、滇、闽等地均可见到。杉木最高能达40米,胸径可达2~3米,树干通直圆满,树叶呈披针形:边材一般为淡红黄色,芯材则为紫褐色,而且颜色会随着时间加深。

杉木木质较轻软,能耐腐朽及虫蚀,变形较小,自古以来就是建筑、造船及各类家具的常用材料,尤其在民间,用途极广。杉木生长周期短,是我国特有的速生商品材树种,具有极高的商用价值。

桦木一般是桦木属约100种乔木和灌木的通称,多产于我国辽东和西北地区。属落叶乔木,高10~14米,树皮色白有多层,易剥离。桦树分两种,一为白桦,呈黄白色;二为枫桦,呈淡红褐色,木质比白桦略重。总体来说,桦本木质稍重且硬,有弹性,加工性能良好,切削面光滑,适用于制作家具表里材。

楸木俗称“楸子”“ 胡桃楸,民间将不结果的核桃树称为楸。楸木是核桃属,落叶乔木,高可达20米,我国是其原产地,大多见于东北周周及华北地区。也被写作槚木”木”椅木”“梓木”。

楸树的叶子既可药用又可食用,李时珍曾在《本草纲目》中这样介绍楸木的药用价值: “楸树叶捣敷疮肿,煮汤洗脓血。冬取干叶用之。”又说:“ 楸树根、皮煮之汤汁,外涂可治秃疮、瘘疮及一切毒肿。”明代的鲍山则在《野菜博录》中记载:“ 楸木叶食法,采花炸熟,油盐调食。或晒干,炸食、炒食皆可。”同时,其叶还可以当猪的饲料,苏轼曾在《格致粗谈》中讲到: 桐梓二树,花叶饲猪,立即肥大,且易养。”

因楸树生长非常缓慢,大约需60~80年方可成材,故而特别稀少,极为名贵。楸木的抗腐朽性很强,几乎不变形,又极少开裂,于是明清两代制作床榻、柜橱及架格等大件家具常以其为主料,同时配以高丽木、核桃木等。楸木家具的实用性与观赏性不亚于红木家具,同时,它还具有红木家具没有的特征,如坚致耐用、不开裂、不变形。目前市场上有些仿古家具是用楸木为原料,因其坚实耐用,自然古朴,因而颇受爱好者喜欢。

我们知道很多花草植物是药材,但甚少知道很多木材同样具有药用价值。我国的国家药品标准《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在1985年版的药材品种以及制品中,收载药材446种,其中植物药材383种,占86%;动物药材品种占9%;矿物药材21种,占5%。在383种植物药材中,就包括很多木材。

如江西的樟树,有“药不过樟树不灵,药不到樟树不齐”的美称。樟树药材可谓“东南西北中兼收并蓄,甘辛苦咸酸五性俱全,广征博取,应有尽有。

如紫檀木,檀香紫檀是味名贵的中药, 《本草纲目》载:“紫檀咸寒,血分之药也。故能和营气而消肿毒、治金疮。”可见,紫檀具有收敛止血的药效。

再如楠木,北宋医家唐慎微所著的《证类本草》卷十三中记载:“楠木枝叶味苦温、无毒、主霍乱,煎汁服之,木高大,叶如桑,出南方山中。郭注尔雅云,楠,大木,叶如桑也。”霍乱是指起病急骤、猝然发作、上吐下泻的疾病,多发于夏秋季节,患者又大多有贪凉和进食腐馊食物等情况,故认为主要由感受暑湿、寒湿秽浊之气及饮食不洁所致。所以楠木枝叶煎汤汁服用,有辅助治疗霍乱的作用。

又如含咽楸木汁,能治口疮。杉木可用于治疗妇科血症疾病: 治 妇人崩中下血不止,通神散方。又方:杉木节一两,烧灰,蚕纸一张,烧灰。右件药,细研为散,每服不计时候,以粥饮调下二钱。”(见《医方类聚》卷二百八,妇人门三)海南岛的黄花梨(学名为海南岛降香黄檀)在民间被认为有降压作用,据传海南岛降香黄植木锯削浸泡之水饮用,可辅助治疗高血压,当地人称其为“降压木”。

结语:以上是明清家具主要使用木材,有需要补充的地方还请读者朋友们留言建议!喜欢中国明清式家具的人群大都会把家里装修成中式风格,这样才会和明清式家具更搭配吧,给大家看一套中式家居效果图,希望大家能喜欢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