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炒股票一样炒邮票诈骗团伙被判刑后案子进入执行1321万余套涉案邮票如何退赃?

2022年9月2日
admin
没有评论

“大闹天宫套票,江苏的张先生,返还15套……”近日,在杭州市涉案财物保管中心,十几位公证人员正在紧张地进行邮票分拣工作,两位快递员熟练地装袋、贴单。他们身后是一筐一筐崭新的邮票,大部分还带着塑封壳,沿墙摆了一圈。鸳鸯套票、捣练图套票、诸葛亮型张、大闹天宫套票……这些听起来有些“新奇”的名字是这些邮票的专有名称。杭州国立公证处副主任童丰表示,经过近3周的连续工作,截至8月19日,已有近900套邮票分拣完成,并通过快递送往全国各地。

张某是个“60后”,宁波人,硕士毕业,因涉嫌诈骗罪,2017年6月被刑事拘留,一起被抓的,还有张某公司的6名下属。

2019年年底,经杭州中院审理,为首的张某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其余6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1到8年不等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被害人刘先生(化名)在外省做生意,闲暇时喜欢炒炒股,做点投资。2016年时,朋友大金(化名)给他介绍了一款名为“青岛琴海”的投资APP。大金告诉刘先生,在这个平台上,可以像炒股一样炒邮票,运气好的话,涨幅有时比股票还高,非常有赚头。

“我一开始也有点不相信的,研究了几天后,试着投了点钱,没想到几天就赚到了。”刘先生回忆,因为收益可观,2016年至2017年期间,他陆续投了几十万元,朋友大金则投了一百多万元,看着APP上显示的金额越涨越高,两人都沉浸在赚钱的美梦之中,直到有一天,刘先生发现,APP打不开了。

刘先生向小编介绍了这款APP的操作模式:先在APP上开户注册账号,接着选择自己看好的邮票买入,买入价往往比较低,十几块到几十块不等;完成购买后,便可以等着邮票上涨了,“我运气比较好,第一次买的都涨了,抛售完赚了3万块钱,比炒股有意思。”

于是,刘先生加大投入,追加了十几万,可惜这一次,他没这么好运,买入的邮票接连跌停,再后来,便是APP打不开、资金无法提取。

和刘先生一样被邮票套牢的全国大约有4000余人,他们都是青岛琴海公司开发的客户。

经法院审理查明,2015年下半年,被告人张某委托第三方技术公司开发了名为“青岛琴海”的邮币卡网络交易平台,并招募被告人苗某某、马某某、汪某某、张某、钟某某、杨某等人分别担任公司的技术部负责人、数据部负责人、价格管控部操盘手、发展部业务员等等职位。2016年1月至2017年6月,被告人张某通过吸引客户在平台上在线交易或托管邮票交易等方法,进行“诸葛亮型张”“大闹天宫”等50余种邮票的交易。在客户不知情的情况下,通过内部控制的账户操控邮票价格,造成平台交易量异常活跃、邮票价格大幅上涨的假象。

这期间,被告人张某等人将平台上的邮票以及客户托管出售的邮票以30%比例进行大量持仓,并通过微信群等发布公告,诱使客户参与邮票的配售,比如,一只交易价已涨到500元的邮票,张某等人发布公告称为了“回馈客户”,现在购买只需要250元,但前提是需持有一段时间,这种操作模式看似在“大让利”,实际上是张某等人在抛售自己持有的邮票,并对客户配售所得的邮票进行锁仓,获取巨额不法利益,最终导致邮票价格暴跌。

经统计,在平台活跃期间,被告人张某等人控制的成交量占市场总成交量的50%以上,部分时间段可高达90%以上,可以说,大部分客户都做了张某的“接盘侠”,最终导致4300余名客户(被害人)受损共计 116589858 元。

“这些邮票可能单张来看不是特别值钱,但部分被害人因为购买数量大,总价值还是不低的。”杭州中院执行员许翔告诉记者,自案子进入执行程序后,有许多被害人主动联系法院,希望能拿回自己投资的邮票,“同时,按照相关规定,这些邮票的确属于被害人的财产,应当予以发还。”

于是,依据生效刑事判决,杭州中院决定对扣押于拱墅区看守所的55个品种、1321万余套涉案邮票进行处置:先对司法鉴定意见书所附“亏损账户留存邮票明细”表所列2567名被害人退还邮票761万余套。剩余的邮票则进行评估拍卖处置,变现后按比例进行清退。

这起邮币卡诈骗案的被害人遍布全国各地,持有的邮票种类和数量也不一样,让被害人特意来法院领取,一对一当面发还,显然有些不实际。经过商议,执行法官认为,采取专人分拣、快递寄送的方式最可行。

此前,“杭州中院”微信公众号曾发布了关于“青岛琴海”诈骗案被害人信息查询确认的公告。截至目前,已有1200余名被害人通过“涉众案件管理平台”在线确认了涉案邮票的领取方式和邮寄地址。

相关链接:关于“青岛琴海”案被害人信息查询确认的公告就在近日,刘先生也收到了自己当年投资的近百张邮票,依然崭新,塑封完整。“邮票都是小小一张的,我买的种类又多,大热天的要一张张挑选出来再寄到我手上,不容易。”刘先生说。

“的确是不容易的。”杭州中院执行实施二处副处长方正中说,因发还邮票品种多、数量多,被害人人数多且分散在全国各地,涉及清点、分拣、发放等大量工作,难以靠现有执行力量去完成。

为此,杭州中院借鉴破产案件管理人制度,通过招投标确定了杭州市国立公证处作为管理人,委托公证处完成涉案邮票移库、分拣、发放工作,这也是杭州中院首次在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中借鉴破产案件管理人制度。

今年夏日,杭州连续的蒸笼天让移库工作变得有些为难——“我们发现有些邮票背面带有胶水,在高温天直接搬运,可能会导致胶水融化,损坏票面。为了确保邮票崭新无损,我们特意叮嘱公证处,移库的车辆要符合邮票的运输条件。”7月28日上午8:30,由杭州中院党组成员、副院长、执行局局长毛煜焕带队,2辆冷藏车开进了拱墅区看守所,邮票按顺序一箱一箱出库,每出库一箱就在箱子上贴上标签和封条。

在法院、公安的监督下,所有邮票被运往杭州市涉案财物管理中心。工作间里,经过前期专业培训的公证人员按邮票种类分成9组,每组人员接管6-7种不同邮票,依照杭州中院出具的清单进行分拣、核验,同时,两位来自邮政公司的快递员在现场负责地址核对、快递包装和揽收工作。

“这次的快递包装也有一些不一样,除了塑封袋,我们还要求额外增加一层气泡膜、硬纸板,再套上快递信封袋,尽量做到隔热、保温。我们也与邮政公司沟通,要注重邮寄过程中的安全保障,确立保价机制。”方正中表示,对目前尚未确认领取方式、邮寄地址的被害人,法院将继续通过多种方式联系,尽量将属于他们的财产发放到位。

原标题:《像炒股票一样炒邮票,诈骗团伙被判刑后案子进入执行,1321万余套涉案邮票如何退赃?》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