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聚宝競売2021年秋季拍卖会最重磅拍品抢先看

2022年9月12日
admin
没有评论

位于浙江省嘉善县北是一处商贾云集商业发达的富庶之地,这里有着作漆的传统。

生活于元末明初的张成,是当时著名的霖漆大师,他尤其擅长剔红,这种技法工艺复杂,难度很大。张成凭着自己坚韧不拔的毅力挖掘出剔红最美的一面。

诞生于唐代的雕漆工艺其工序十分复杂,需要在胎骨反复上漆至少70~80道,这种叠加使得漆膜不断增厚。在还未完全干的情况下再进一步进行雕刻纹饰。漆的颜色通常可以分为红色、黑色和彩色。在宋代,这种工艺有了很大的发展,至元代成熟发展为剔红、剔黑和剔犀三个大类。

早在明初,中国漆器便被作为国礼敬赠外邦。明代的国姓为朱,因此当时的皇帝对于朱漆器物倍加喜爱,从明永乐帝三次颁赠日本国王的礼物清单上足以体现。永乐皇帝赠给日本209件漆器,其中除2件朱漆戗金器、4件朱漆素髹器外,其余均为剔红。从《室町殿行幸记》和《室町殿行幸御餝记》等史料的记载,足利将军将数品进献给了天皇。可以说,中国漆器是当时两国皇室之间交好的重要见证,小小一件漆器责无旁贷地承担起两国邦交的重任。

元代雕漆大师张成的儿子张德刚受到永乐皇帝的赏识,担任营缮所副,使得原本属于嘉兴地区民间的漆器工艺进入宫廷,至此嘉兴成为了最为重要的漆器产地。在明代,张成的漆器风靡当时的明代宫廷以及日本和琉球,在明万历《嘉兴府志》记载中便有记载:“张德刚,嘉兴西塘人,父成,善剔红器。永乐中,日本、琉球购得之,以献于朝。成祖闻而召之,时成已殁,德刚能继其父业,随召至京面试称旨,即受营缮所副,赐宅复其家。”

在日本,中国漆器被上层阶级所珍重,属于室内陈设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亦是互相馈赠的礼物。江户时代,权倾朝野的德川家康追逐风雅颇爱漆器,每件天皇赏赐的漆器都被放在他的茶室内作为接待宾客的用具。日本的德川美术馆中就有一件元代张成造的元 牡丹文堆朱盘,可见其弥足珍贵。

漆器的保存对于气候有着严格的要求,日本的气候湿润,足以完好保存漆器。而热爱茶道的日本人常常在自家茶室摆放中国的茶具,从宋代瓷器到元明的漆器,数量不菲。

这件张成制 剔红牡丹纹盖盒形状为扁圆形,圈足。此盒通体髹朱红漆,内壁及外底髹黑漆,盒盖正面满雕一朵牡丹花,花旁有含苞微绽的花蕾及卷开的枝叶,花枝肥厚,尽显生机勃勃之态。在盒盖内边缘针划“张成造”三字款,“堆朱杨成”一词被日本著名剔红漆艺家用以自称,直至今日。

张成的作品目前国内传世之作极其稀少。从馆藏来看,国内博物馆收藏屈指可数,分别为:故宫博物院藏剔红栀子花图盘、国家博物馆藏剔红挟杖观瀑图圆盒、安徽省博物馆藏剔犀漆盒。

战国时代,秦孝公下令建造橐泉宫,这座宫殿在汉代仍然被使用。岁月流转,时代变迁,虽然当时的橐泉宫已经不复存在了,我们仍然可以从一些蛛丝马迹之中,窥探到橐泉宫的身影。带有铭文的青铜器是很好的历史载体,关于“橐泉宫”的记载也出现在了很多铭文之中。

橐泉铜销上的铭文除了出现“橐泉”二字还记载了这件重三斤的铜销制造于元康元年,橐泉宫铜鼎亦在铭文中出现了“橐泉”一词,指出这件铜鼎可以装二升粮食,其重有一斤八两。橐泉宫镫上也有相关铭文,讲述了重一斤十二两的橐泉宫铜镫造于元康二年考工令史孺监省。以上所说的橐泉宫销、橐泉宫鼎、橐泉宫镫都是汉宣帝在橐泉宫的用品。

秦穆公的坟冢就位于橐泉宫的祈年馆之下。根据考古发现,蕲年宫遗址位于现在的凤翔县西南,千河东岸的孙家南头,由此也可以判断橐泉宫也在这里。

春秋战国时期,青铜容器的种类大体包括了烹食器、酒器和水器,它们中的许多器物还部分承担着礼器的功能。出现在商代早期的铜盉,盛行于商晚期至西周。其主要作用是对酒的浓淡进行调和,属于酒器,如果与盆配套也可以盛水。铜盉常出现在一些礼仪性的场合,比如贵族祭祀、宴飨等。

错金银又被称作金银错,是在铜器上用金丝或金银片镶嵌成各种图案花纹,用错石(厝石)再磨错平滑。这种错金银的工艺始于商周青铜器,目前所见的很多青铜器皿、兵器等器物上的装饰图案都用到了这种独特的工艺。进一步追溯,错金银的雏形是青铜加工工艺中的嵌错红铜技艺,即在铜器表面凿出细槽,然后将红铜丝嵌入槽中反复敲打至光滑,最后花纹效果得以呈现。这种古老工艺费时费力又劳民伤神的工作,正是考验当时工匠毅力的方式之一。

错金银的工艺可以说是青铜器铸造工艺发展的产物,随着铁和钢的出现,使得这种工艺兴盛于春秋中晚期,至战国两汉时期开始大量出现并流行于生活的各个领域。随着错金银工艺的成熟,其装饰性不断增强而地位身份的象征性在消弭。

这件秦代的青铜错金银夔龙纹盉制作工艺精良保存完好。从结构上看,其上盖为覆斗状,盖的顶部卧着一只圆眼尖喙的神鸟,其利落明快的造型彰显出当时最高工艺水平。此件青铜盉的主体部分腹部两侧各有一条圆目凸出的嵌金夔龙,其中一条夔龙昂首挺胸,动态十足,似乎要冲入云霄。另一条夔龙为此器的盉把,吐出的水流恰好连接在器身,和整体青铜盉造型相互呼应,所谓增一分太繁琐,减一分尚有不足,这种恰到好处的造型令工匠的巧思一览无余。沿着器身往下看,四只憨态可掬的熊背着青铜盉的四个角,呈现出一种静中有动的氛围。

很多青铜器都有自己的铭文,这件也不例外。器的底部刻有铭文“雍橐泉宫。金盉盎容二升重十六斤八两第五”。橐泉宫即秦代的宫殿名,《史记》中曾有记载“橐泉宫,秦孝公造。”在后来的《汉书》中进一步得到印证“秦穆公葬于橐泉宫祈年馆下”。

释迦牟尼本名乔达摩·悉达多,在出家之前是古印度迦毗罗卫国(今尼泊尔境内)的王子。据佛经记载,他在29岁那年,为了寻求人生的真谛与生死解脱,舍弃王位和家庭,出家修道。宝冠佛以佛装释迦牟尼像头戴宝冠而得名,宝冠佛的出现与密教形成有关。

这尊铜鎏金宝冠释迦牟尼佛是典型是尼泊尔造像,其形象为头戴宝冠的释迦牟尼。佛的三身分别为:法身、报身、应身,此佛像属于报身佛,代表佛的内证功德。在当时,这种头戴宝冠的形象属于佛陀当王子时的造型,因此此像被称为释迦牟尼王子像。整体来看,此佛像端庄华美,材质用料考究,从侧面反映出当时供养人拥有着雄厚的财力。相似的造型可以参考日喀则夏鲁寺。这座寺庙始建于宋朝哲宗时期,在元朝得到当时的统治者元仁宗的大力支持斥资重建。这种被统治者支持的宗教场所亦是显示出官方对于藏传佛教的重视和信仰,在佛教加持之下对于巩固统治亦有利处。

十三世纪到十八世纪是尼泊尔马拉王朝时期,在1482年之前为马拉王朝早期,这一时期的造像是对于前期的延续以及创新。此像造型华丽,身材匀称,佛祖左手结禅定印,右手触地。从正面的脸庞来看,其面容圆润,下颚微收,眉眼清秀。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宝冠缯带在耳冠处打花结,其上有绿松石镶嵌使得整体造型更加华美,这种装饰亦是西藏、尼泊尔地区惯用的装饰手法。

这尊鎏金佛像以袈裟轻薄贴身,颇有中国古代人物画中曹衣出水之感。从底座来看,双层莲花底座,莲瓣精致,层层叠叠的效果突出了佛像的尊贵和威严,而这种底座在佛像中极为珍罕。

日本聚宝競売2021年秋季拍卖会即将于2021年12月3日正式举槌。此次拍卖涵盖了中国艺术珍品、中国瓷器、中国书画三大专场的精彩拍品。其中,元代张成制 剔红牡丹纹盖盒、秦代青铜错金银夔龙纹盉、14-15世纪铜鎏金宝冠释迦牟尼佛像为此次拍卖的最重磅拍品。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