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汉时期青铜器

2022年9月12日
admin
没有评论

秦汉时期从考古学的时代划分来说,已经属于铁器时代的发达阶段,铜器已经失去了它在青铜器时代居于文化中心的地位。但是,铜器在社会生活中仍然广泛使用,铜器制造业是当时重要的手工业生产部门,并且具有相当大的规模。青铜艺术取得了新的成就,焕发出新的时代光彩。因此,秦汉铜器是中国古代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秦汉考古不可缺少的研究内容之一。

秦汉时期青铜器的种类繁多,可将秦汉铜器大致分为以下八大类,即:手工工具、兵器武备、车马机具、日用器具、钱币与度量衡器、科学文化用品、丧葬宗教用品、杂品及部件等。

秦汉时期的铜日用器皿,大致可以分为炊煮器、饮食器、盛储器和盥洗器等四类,而各类之间密切相关。

炊煮器,主要有鼎、釜、甑、鍪等,另外还有用于酒水加温的刁斗、鐎斗、鐎壶、锜等。

盛储器种类较多,主要有壶、锺、钫、提梁壶、蒜头壶、扁壶、樽、提筒和匏壶等。

秦汉时期,作为古代青铜器大变革的时期,经历了一个由礼乐器向日常生活实用器迅速转化的过程。就铜器皿来说,一方面是传统器类的延续和演化;另一方面是新兴器类的大量出现和使用。

秦代主要是战国时期传统器类的延续,常见器皿有鼎、釜、鍪、甑、盒等,尤其以蒜头壶、扁壶、两耳一大一小的鍪等,具有典型的秦代特征。

西汉晚期至新莽时期,常见器皿及其形制与西汉中期相仿,但传统器类中的匜等趋于消失,东汉早期,铜器皿的器类和器形都发生了较大变化。传统器类中,鼎的数量迅速减少,盒、扁壶和钫等趋于消失,而釜和甑逐渐被铁制品所取代,壶和提梁壶等以矮胖为其时代特征。

东汉中晚期,铜器皿的器类与器形进一步变化,形成了与西汉时期完全不同的风貌。传统器类中,鼎偶尔见到,盒等基本绝迹,壶、提梁壶等依然存在,新出现了高圈足的盘口壶、盘口提梁壶等新的器形,樽、洗等继续流行。秦汉新兴器类中,刁斗、鐎斗、鐎壶、锜等继续流行。

秦汉时期的铜器制造业作为当时重要的手工业生产之一,在技术上有所进步和创新,在生产上具有相当的规模。矿冶遗址和大量铜器的发现和研究初步揭示了当时铜器制造、生产和流通的状况。

汉代铜的冶炼一般是在铜采矿场附近进行的,而有的炼铜工场还兼及铜制品的铸造,如西昌东坪冶铸工场址。铜矿的开采普遍采用铁工具凿岩采掘的方法,同时也采用“火爆法”破岩采掘。

铜矿的开采与冶炼有的为官府所控制,铜官的设置就是很好的明证。但也有的是私人经营。

秦汉时期的铜器制造工艺技术基本上是沿袭了战国时期,但又有所发展和变化。而钱币和铜镜的铸造分别成为铜器制造业中相对独立的领域,在当时的铜器生产中占有着重要的地位。

钱币铸造是秦汉时期的“三大手工业之一”,相关的遗迹和遗物多有发现。铸币遗物主要发现有各种钱范,按其质料可分为铜范、石范和陶范,并以陶范最为常见。

铜镜铸造是两汉手工业重点之一,其他的铜器冶铸遗址虽有发现,但缺乏有规模的发掘和深入研究。就铜器的成型工艺来看,主要采用的是范铸和捶揲锻造两种工艺。

秦汉时期铜器制造工艺技术的重要发展之一是各种连接成型工艺的广泛应用。秦始皇陵出土的两辆铜车马集中反映了当时高超的铜器制作工艺技术水平;

秦始皇陵兵马俑坑出土的光亮如新的铜剑和镞经检测分析,其表面经过了铬(盐)氧化处理。秦汉时期铜器的器表装饰出现了两极分化,大多是素面无装饰,有的则装饰华丽,就装饰工艺而言同样主要是战国时期各种装饰工艺的延续。

铜器上的铭文(铜镜和钱币的除外)其制作方法主要是铜器成修(型)后镌刻或针刻而成。另外还偶尔可见到铜器成型后用金银丝错出者,这与先秦时期铜器上的铭文呢多为铸造而明显有别。

铭文的内容主要包括:器物名称及大小、重量、容器、器物制作地、制作时间、制作数量及编号、“物勒工名”制度下制作铜器的官府手工业作坊、工官与工匠之名、铜器的制作者和使用者、制作时间、购买时间、转送时间、铭刻时间等纪年。

秦汉时期铜器的生产经营方式除铸币外史无明载,但根据考古发现的铜器,尤其是铜器上面的铭文并综合文献记载大致可以分为两种,即官府铜器作坊和私营铜器作坊。官府铜器作坊分属于中央政府和地方(包括诸侯国)政府,私营铜器生产是秦汉时期铜器生产经营的另一种重要形式。

关于铜器的流通和使用,就制作者和使用者的关系来说,主要有以下情形:中央王朝所属工官制作、宫苑陵庙使用;中央王朝所属工官制作、列侯及官吏使用;地方工官制作、宫苑陵庙使用;地方工官制作、地方官吏及王侯使用;以及个人制作、个人及侯家使用等。

就其流通方式而言,则主要有赏赐、贡奉、征调、赠送和转调等,这当然是指官府铜器作坊的产品。至于私营作坊的产品,其流通方式则主要是买与卖。

秦汉时期随着社会历史由王国时代进入到帝国时代,物质文明由铁器时代的早期阶段发展到高度发达的阶段,铜器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形成了新的时代风貌和艺术特色。

其一,铜器功能的生活化。鼎、盒、壶、钫、盘、匜等青铜器皿虽然继续制造和使用,但已经不再是标示社会等级秩序的物质载体的礼器。其政治功能迅速丧失,从而演变为一般的日常生活用品。铜器的造型和装饰也从神秘的想象转化为现实生活的写照并为现实生活服务。

其二,铜器应用的平民化。铜器的使用逐步扩展到社会各阶层,迅速走向平民百姓。

其四,铜器制作工艺的多样化。秦汉时期的铜器制作工艺虽然没有大的创新,但并没有衰落。先秦时期多种成熟的青铜工艺的继承和灵活运用,为秦汉铜器的创新提供了技术支撑。

总之,秦汉时期的铜器虽然已经不再像青铜时代那样在社会历史文化的总体中占据主体地位,但它并没有衰落,而是取得了新的成就,形成了新的时代风貌,在社会生活中发挥着新的作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